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狗绳并非是束缚狗自由的绳子,而是一条安全绳
狗绳并非是束缚狗自由的绳子,而是一条安全绳

狗绳并非是束缚狗自由的绳子,而是一条安全绳

曾在微博上看过一句话让我记忆尤深,大概是:“狗的寿命只有14年,不足以陪伴我们一生,但是却比人的情义要长。”

很多事情真的是天注定,就像我遇见那只古牧一样。

礼拜六晚上,照常约着朋友出去遛狗,一直以来是在我家楼下等着朋友带狗过来,然后一起去遛狗,结果那天,我突然想走朋友家那边的另一条路,于是带着我家大圣(我家萨摩耶)去和我朋友汇合。也就是在去汇合的路上碰到了她。

当时她趴在那里,非常可爱,我以为是附近人养的,便带着大圣过去打招呼。过去之后发现她趴在水里,浑身脏兮兮的,便问周围的人,告知没有主人,两天前出了车祸,重伤,一直围绕着附近几栋楼爬来爬去,想来是在找她的主人。

我蹲下摸着它的头,它爬着往我身上凑,这才发现她的后半身已经动不了了,只能靠前肢拖着身体慢慢爬行。我一直摸着她的头,安抚着她,大圣也去舔她的头,似乎在给予安慰,仔细看了看她,前肢有伤,大概是爬的时候磕伤碰伤了,眼睛冲着血,似乎有一只眼睛受伤了,眼睛是很好看的蓝色,透着一股求生的欲望。而她明明应该是难受的要命,却还一直跟我撒着娇。最后看见它那无辜的眼神,我决定带她去医院。在这之前,我和朋友也一直再想办法寻找它主人,朋友甚至去找了之前救助过她的好心人,然而关于她的主人还是一无所知。

我和朋友带着她先去了一个宠物医生朋友那里,简单检查了下,发现腿是健康的,可能是腰椎出了问题,需要去拍片才能知道腰椎受伤的情况。那时宠物医院早已关门,只能第二天带过去。为了减轻她的痛苦,给他打了止痛针,还吃了有助恢复的药。

第二天中午,我过去接她,然后带去澳洲宠物医院(瑞派宠物医院澳洲龙华分院),那时已经大小便失禁,下半身毫无知觉了。跟杨医生谈完我去缴费,我走一步,她跟一步,步步不离。似乎认定了我为主人。到现在想起那一幕,依旧心酸不已。

按照朋友所说的给它拍了三张片,拍片时发现身上不断有蛆爬出,于是拍完之后便让医生给她剃毛做检查然后治疗。期间,给她剃毛的那姐姐不断的出来说着她的情况,身上有很多寄生虫,牛蜱很多,不得不给它驱虫,还给整间屋子做了紧急驱虫。剃到屁股时,不断有蛆从肛门处爬出,因剃了毛,便大量涌了出来。不仅吓到了工作人员,也吓到了我,那画面简直不敢看。

江山市淤头镇淤头经济合作社  电脑版  手机版  -